正在阅读: 殡仪师的工作:曾每天做梦 一口气主持过9场告别仪式
首页> 生活频道> 今日关注 > 正文

殡仪师的工作:曾每天做梦 一口气主持过9场告别仪式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9-04-15 09:36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三百六十行

  殡仪师卫艳茹:抚慰生命,逝去的、活着的

  3月30日,北京市大兴殡仪馆殡仪服务员卫艳茹正在检查工作文件。实习生 叶芃/摄

  栏目推荐语

  一个人或长或短的一生,柴米油盐、吃穿住行、生老病死总是需要这样或那样的支撑、服务和陪伴,病了需要就医,饿了想念大厨奉上的美食,网购需要快递小哥送货到家,老了免不了护工的照顾……

  我们每个人也需“一技之长”,以立“安身之本”;我们身处在各式各样的岗位上,我们也需要各行各业的人们维持生活的运转。

  今天,让我们走进“三百六十行”,了解行业的故事,倾听从业者的声音,也以此审视自我,了解大千世界。

  -----------------------

  在工作的第12个年头,35岁的卫艳茹已经历过1万余场葬礼和告别。每年,约有1.2万位逝者被送往她所在的北京市大兴殡仪馆火化,在此之前,其中约2000~3000个家庭会为逝者举行告别仪式,包括告别为情自戕的女儿、横遭意外的丈夫、死于大火的10岁男孩、得以善终的100岁老人……

  告别厅像是人生最后的驿站,逝者在被整理、装扮后推进这里,出席完自己的葬礼再被推向一团约900°C的炉火。形色各异的鲜花、人们拥着始终“沉默”的主角,不同分贝的音乐、人声奏着最后的挽歌——有人嚎啕,有人默默淌泪,有的念起了老伴生前写的情书,有的吵闹着分家产,有人在遗像前烧尽了好几万元的现金,有人把孩子生前最爱的玩具塞进了棺椁,还有人悄悄撸下了棺椁里未婚妻手上的钻戒……

  见证了很多温情,也目睹了很多虚伪和丑陋,卫艳茹作为一名殡葬礼仪师,平均每天要主持3场这样或那样的告别仪式。虽然要把控告别仪式全场,对逝者的人生进行总结,招待、引导前来的逝者家属、告别者,但却很少有人注意到他们这一群体,有人拒绝和他们握手,甚至不会直接用手去接他们递过来的东西,也有人“问起我在哪儿上班,我说在殡仪馆,他们就会本能地往后退”。

  “人们忌讳死亡,害怕死亡,就进而忌讳和害怕与死亡有关的(人或事)。但谁都躲不过死亡。”这位东北姑娘说自己不怕,自己从小就比较胆大,她现在只想通过自己的工作去抚慰每一个生命,逝去的,活着的。

  (一)

  当然,在最初选择这个职业时,卫艳茹并没有这么高的“觉悟”。她是个简单的人,当年填报高考志愿,卫艳茹选择了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的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只是觉得这个行业是个冷门,毕业后比较好找工作。”当时她的爷爷很支持她的这个决定,认为“这是个行善的行业”。

  2007年毕业后,卫艳茹便来到了北京市大兴殡仪馆工作,干过遗体整容、遗体火化、司仪、主持、引导员等。她记得自己来的第一个月,几乎每天都会哭,看到遗体会哭,看到逝者家属哭自己也会哭;每天会做梦,会梦到死人、遗体。

  当时同班的50人,约有一半一毕业就转行了,后又有因殡葬工作社会地位和工资待遇不高等因素陆陆续续离职的,但卫艳茹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12年。

  不少家庭讲究要在中午前,甚至天亮前将遗体进行火化,卫艳茹的工作时间也因此被前置了三四个“时区”。她已习惯每天早上5:00起床,不出意外的话6:10到岗,6:30正式开始她一天的工作——接待家属,核对逝者基本信息,安排家属站位,将悼词组织成文,然后开始主持告别仪式。

  眼下这个季节,卫艳茹的工作还相对轻松,但一般每天也需要主持两场。到了冬季,尤其是1月,被送来的逝者多了,相应的告别仪式也多了起来,她曾一口气主持过9场告别仪式。

  有的告别仪式上只有零零落落几位亲人,有的会有四五百人来参加,悼词有长有短,环节有多有少,也因此,短的告别仪式十几分钟就可以结束,长的也能持续1个多小时。不过短也好,长也罢,卫艳茹都不敢掉以轻心。

  “有的逝者身份证上的年龄和实际年龄不符,有的名字的念法需要和家属确认,比如名字里有个‘俊’,你不能说别人叫了一辈子的‘zun’(四声),你在告别仪式上念‘jun’(四声)。”卫艳茹一直觉得,一个人的葬礼只有一次,需要严谨认真地对待,要反复和逝者家属进行沟通,“哪怕说错一个字,都会觉得对不起逝者和家属。”有时连续几场下来,腰快鞠断了,腿都站麻了,整个人都虚脱了。

  尽管如此,误会还是难免发生。有人会误以为卫艳茹念错了年龄,恶狠狠地质问她,“眼睛像要喷出火来”,也有人因不满自己鞠躬告别的顺序当场发难,有时也会遇到情绪失控的家属,“一到这儿就骂我们挣死人钱”。

  刚工作时,遇到委屈,卫艳茹还会偷偷抹眼泪,现在她已将这些委屈事看淡,“也可以理解,或许这只是我们平平常常工作的一天,但可能是家属这辈子最难过、最煎熬的一天。”

  (二)

  在这样的一天,卫艳茹只想尽力让逝者走得体面,让生者在送最后一程时不留遗憾。

  40岁的儿子走了,头发花白的老母亲说,自己的儿子生前喜欢花。卫艳茹就开始帮忙策划,用鲜花拼出了逝者的名字,而不像往常那样用电子横幅显示,遗像也是用一张精神的彩照代替了黑白像。告别仪式结束后,这位老母亲拄着拐杖颤巍巍地向卫艳茹鞠了个躬,这让卫艳茹感动至今。

  20岁的女儿自杀了,为了不让逝者的父母在最后一程觉得女儿走得过于痛苦。卫艳茹特意选取了他们女儿笑得灿烂的照片做成了PPT,配着姑娘生前最爱的歌《霞光》,在告别仪式上播放。“让家属记住女儿曾带给他们的欢乐,坚强活下去”。

  60多岁的姐姐去世了,当时还在遗体美容岗上的卫艳茹给逝者清洗得干干净净,修剪指甲,还化上好看的淡妆。逝者的妹妹进去一看,居然乐了,“我姐姐活着的时候都没这么漂亮过!”

  卫艳茹还记得自己服务的第一位逝者,是一位铁路事故的遇难者。在进遗体整容室前,虽说已做了心理准备,但卫艳茹还是被深深触动了一下,逝者的肢体已经不忍直视,“好好的生命转眼就成了这样”,卫艳茹想,“我要好好为他整容”。

  擦净血污,清洗内脏、躯体,再把内脏、伤口进行缝合……当时的卫艳茹不知道害怕,即便遗体的特殊气味难闻,即便要把不断渗出的血污擦了一遍遍,“当时心里想的就是好好把他送走”。他们还一起在遗体周边布置了鲜花,来遮挡脸上伤口。“这样家属看到的就是一个比较完整、体面的人躺在花丛中,他们心里或许会少些难过”。

  “中国有句话叫事死如事生,你不能说因为他已经冷冰冰了,感觉不到疼了,你就可以简单粗暴地对待他。他也曾是个活生生的生命。”在卫艳茹看来,服务逝者,同样也是服务生者,让走的人好好走,让活着的好好活。

  为更好做到这些服务,卫艳茹考取了“殡仪服务员”三级(高级)职业资格证书,又攻读下了社会工作专业本科学历,后又取得民政职业技能鉴定“殡仪服务员”考评员资格、“殡仪服务员”二级(技师)职业资格证书。在第六届全国民政行业职业技能竞赛暨全国第二届殡仪服务员职业技能竞赛荣获二等奖后,又在北京市第四届职业技能大赛殡仪服务员职业竞赛上获得第二名。

  (三)

  尽管已是位十分专业的殡葬师,但卫艳茹有时依然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

  2017年11月,北京市大兴区突发一起火灾,一位10岁左右的小男孩因窒息而亡。男孩身上并没伤痕,他安安静静地躺在棺椁里,像是睡着了一样,“乖巧的让人忍不住再去摸摸他的脸蛋”。

  “但一想到这么小、这么可爱的小生命就到此为止了,我就完全控制不了自己了。”卫艳茹也是当母亲的人,女儿今年8岁,她完全可以体会到小男孩父母、亲人那种撕心裂肺的痛。那一场告别仪式上,她特意放低、放缓了自己主持时的声调,一边流着泪,一边念完了悼词。

  那天下班回到家,不等女儿跑来要“抱抱”,卫艳茹就一把走过去紧紧抱住了她,许久没撒手。

  告别厅就像是个微型社会,在这里,卫艳茹见过了太多的死亡和分别、温情与虚伪,见过生前的财富、权势在炉火中化成一缕烟,人成了一抔灰,她慢慢会觉得,死亡是件很正常的事,所以她从不避讳谈论死亡。女儿问她,“什么是死了?”卫艳茹会以花为例告诉她,“花谢了脑袋耷拉了它就死了。”“那死了怎么办?”“我们可以把它埋起来,明年这里可能还会长出一朵花。”

  后来,卫艳茹领着女儿去看《寻梦环游记》,女儿看哭了。回到家女儿问她的姥姥,“姥姥,你的妈妈死了吗?”“我的妈妈死了”“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没人记得他们了,忘记了他才是真正的死亡。”说出这话时,卫艳茹的女儿6岁。

  “是人都会死的,我们要做的就是珍惜现在,好好活着,不管有钱没钱,活着就是一种幸福。”现在的卫艳茹豁达、开朗,她说自己不会计较很多,不会因为一些小事发脾气,尽量让自己开开心心过每一天,但这不等于混日子,“混日子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他还活着,但其实对这样的人来说,活10天、10年和活到七老八十是没有区别的,因为他每天都是重复昨天。”

  闲下来时,卫艳茹喜欢看书、练书法,喜欢享受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她很享受这种简单的幸福。一旦工作起来,卫艳茹依然很拼,“把能考到的证书都考到手,能多学点就尽量多学点”。

  对于她来说,“干一行就要把它干好”。她也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服务,让社会少一个对殡葬服务人员歧视的眼神,“殡葬职工延伸的是希望,我们不需要被赞颂,只要把我们当成一个普通的行业、一个普通的工作者来对待就好。”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孙庆玲 实习生 叶芃 来源:中国青年报

[ 责编:刘洋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 视觉焦点

  • 回放:北大医学部 海南大学 北京大学

  • 暑假前的安全课

  • 独家策划

  • 推荐阅读
    远望3号远洋航天测量船北京时间18日23时09分(船时19日1时09分)穿越赤道,进入南半球,继续向预定的南太平洋测控任务海域进发。
    2019-06-20 16:01
    今年“三夏”小麦机收大会战自5月28日启动以来,由于装备保障有力,组织调度有效,天气总体晴好,麦收由南向北快速推进,鄂、豫、皖、苏、鲁、冀、陕等冬小麦主产区麦收进展顺利。
    2019-06-20 15:58
    这是黑龙江农业经济职业学院校园内盛开的芍药(6月19日摄)。近日,位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黑龙江农业经济职业学院校园内约7000株成年芍药陆续开放,吸引市民游客前来欣赏。
    2019-06-20 15:56
    6月19日,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县乐里中学,老师在教学生弹唱侗族琵琶歌。
    2019-06-20 15:55
    扬州通草花是以通草为原料,经漂白、裱草片、捏花瓣、粘花等工序,制作而成的一种特色工艺品,以艺术的手法充分展现花卉的美丽形态,优秀的作品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神形兼备的艺术效果,具有较高的观赏、收藏和文化艺术价值。
    2019-06-20 15:54
    今年72岁的陈义时是江苏扬州人,出身于雕版世家,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雕版印刷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他10多岁便随父亲刻苦钻研技艺,毕生致力于雕版印刷事业,以守艺传承为己任。
    2019-06-20 15:52
    6月20日,赶集的群众在挑选服装。当日是农历五月十八日,恰逢四川长宁地震震中双河镇的赶集日,双河镇及周边的众多群众纷纷来到双河镇赶集。
    2019-06-20 15:50
    肯尼亚马赛马拉国家保护区即将迎来野生动物大迁徙。位于肯尼亚西南部的马赛马拉国家保护区与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国家公园隔河相望,占地面积1000多平方公里,保护区内栖息的野生动物超过600种。
    2019-06-20 15:49
    扎卡莱亚·卡尔库什是一名陶器手艺人,叙利亚内战爆发前,他和家人生活在阿勒颇。后来,为躲避战火,他和家人不得不离开家乡,流落到霍姆斯。
    2019-06-20 15:47
    6月17日,在西班牙巴伦西亚举行的第七届全球5G大会暨2019欧洲网络和通信会议现场,人们在中国中兴通讯公司的展位前交谈。第七届全球5G大会暨2019欧洲网络和通信会议17日至21日在此间举行。
    2019-06-20 15:46
    联合国难民署6月19日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全球流离失所者人数达到7080万,是20年前的20倍,创近70年来最高纪录。在这份名为《全球趋势》的年度报告中,联合国难民署称,2018年,全球流离失所者人数增加了230万。
    2019-06-20 15:43
    河北省邢台市第五中学把非遗传承与学校社团活动有机结合,开设多项非遗课程,让学生们在社团活动中学习、传承非遗技艺,感受传统文化魅力。
    2019-06-20 10:25
    6月19日,救援船(右)在演习中向“事故船”靠帮。当日,河北省海上救助中心在秦皇岛市海港区东山浴场附近海域举行大型客船人命救助暨污染事故应急联合演习,以检验成员单位应急反应能力,提高海上应急处置实战水平。
    2019-06-20 10:21
    雾气缭绕的官鹅沟国家森林公园(6月19日无人机拍摄)。6月19日,位于甘肃省陇南市宕昌县的官鹅沟国家森林公园雾气弥漫,宛如仙境。官鹅沟国家森林公园集森林、草原、水体等自然景观于一体,湖泊如珠、峡谷如线、瀑布如织,生态环境优美,吸引不少游客前来观赏。
    2019-06-20 10:16
    山东省位于我国东部沿海地区。它因河坦荡,因山挺拔,因岛秀丽,因泉灵动,因海勃兴,正以生态优先、和谐共生的丹青妙笔,绘就着一幅齐鲁生态之美画卷。
    2019-06-20 10:01
    这是伊拉克尼姆鲁德遗址内被破坏的神庙(6月13日摄)。虽然伊拉克政府已从“伊斯兰国”手中收复尼姆鲁德遗址近3年,遗址内依然遍布枯黄的野草与荆棘,宫殿门口是断壁残垣,守卫的“拉马苏”雕像已荡然无存,只剩几处刻有楔行文字和浮雕的残破石板。
    2019-06-20 08:36
    6月18日,演员在珠峰文化旅游节开幕式上表演。
    2019-06-19 14:5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