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阅读: 歌唱家与“咪咪”
首页> 光明日报 > 正文

歌唱家与“咪咪”

来源:雷竞技-《光明日报》2019-04-12 06:15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贺洁    

  作为十九世纪末世界最杰出的歌剧作曲家之一,普契尼的许多歌剧作品至今在世界著名歌剧院保持着极高的上演率,尤其是歌剧《波西米亚人》(又名《艺术家的生涯》)更是被许多著名歌唱家所演绎。两位世界级的歌唱家弗蕾妮与康特鲁巴斯扮演的剧中女主人公“咪咪”,最为广大歌剧爱好者所喜爱。

  1896年,这部歌剧首演于都灵,由托斯卡尼尼指挥,但并没有获得太多关注。不久之后在巴勒莫演出时,由于卡鲁索等著名演员的参加,才使这部剧取得了轰动性的成功。这部歌剧的情节是作者和他的朋友们的亲身经历,讲述了住在巴黎拉丁区的四个贫穷但有梦想的艺术家与绣花女咪咪、少女穆塞塔之间的故事。“咪咪”是歌剧的女主人公,整部歌剧剧情就是围绕绣花女咪咪与诗人鲁道夫的爱情展开的。

  1963年,著名女高音歌唱家米雷拉·弗蕾妮在斯卡拉歌剧院成功饰演了《波西米亚人》中的“咪咪”。这是弗蕾妮唱的第一个普契尼歌剧的角色。她的声音清澈圆润,给人以真挚、细腻之感。《歌剧》杂志评论道:“无人可比的弗蕾妮,唱‘咪咪’已有二十多年,但却从未让‘咪咪’在任何一个细节上重复过,每一个音符都像是瞬间灵光的迸发。”

  弗蕾妮曾说:“唱咪咪最重要的一点是要唱得平易自然、不矫揉造作;演唱时必须反映出咪咪是真实存在的普通女性。第四幕是她展现性格的重要一幕,也是我开始研究咪咪的地方。第一幕中的咪咪是轻浮的,但第三幕时她经历了极大的转变:所有的戏剧性绝望都在此出现。正如普契尼歌剧的女主角一样,包括托斯卡、蝴蝶夫人和曼侬·莱斯科,都是活泼轻快的出场,却以悲剧做为收场,然而她们都拥有着强大的意志力。”

  我收集的弗蕾妮演唱“咪咪”的版本是1973年她在柏林与卡拉扬、帕瓦罗蒂合作的录音。费蕾妮的嗓音是我听过的所有“咪咪”中最为优雅纯净并极富感染力的,也是我最喜欢的“咪咪”。她的嗓音穿透力非常强,仍然表达出了楚楚可怜、柔情而脆弱的咪咪形象。她在演唱时对音色的把握十分到位。例如第三幕中,她与马切罗的二重唱,极具爆发力的高音和细腻的音色转换,无处不感受出咪咪在爱情中所遭受的折磨、痛苦与绝望。在四重唱中,弗蕾妮的音色是那么迷人而安静,让我真切地感受到咪咪的魅力。

  1973年,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伊莱亚娜·康特鲁巴斯在美国芝加哥成功饰演了“咪咪”并一举成名。康特鲁巴斯是一位极具风格的抒情女高音,她既可以演唱快速的花腔,又可以演唱抒情性强的连贯乐句。

  在欣赏1979年斯卡拉歌剧院DVD版的《波西米亚人》时,可以发现一个清瘦、忧郁、浪漫、多愁善感的咪咪。她演绎的“咪咪”形象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一个柔弱而迷人的绣花女,她手持即将燃尽的蜡烛出现在阁楼门旁的那一幕,是我极为钟爱的场景:略带羞涩与不安的脸在昏黄的蜡光下显得楚楚动人。这就是康特鲁巴斯的表演迷人的地方,她可以用一瞬间把观众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在剧中,她的表演自然而生动,这梦幻般的瞬间俘获了鲁道夫的心。例如,第一幕与鲁道夫的二重唱中,康特鲁巴斯和帕瓦罗蒂相拥的一刻,我们可以从她的脸上看到她内心充满了爱情的喜悦;在第三幕与马切罗的二重唱中,她的身形、动作以及面部表情,无一不在对马切罗诉说着自己的悲伤,可谓是自然的表演与发自肺腑的歌唱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我第一次观看这个版本的《波西米亚人》时,就被她的演技所折服,她把我彻头彻尾地带入了“咪咪”的世界,每次欣赏完这个版本的《波希米亚人》,我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泪流满面……

  康特鲁巴斯与弗蕾妮的版本最大的不同是康特鲁巴斯在饰演“咪咪”时,更偏重“演技派”的艺术风格,在每一位观众的心中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的脸庞清瘦,眼窝深陷,这就为她所演绎的“咪咪”增加了更多凄婉的女性气质。尤其到第三幕与第四幕,为观众从视觉上展现了一个病入膏肓的“咪咪”。对比两个不同版本的《波希米亚人》,如果说弗蕾妮扮演的“咪咪”充分地给予了我们听觉上的享受,那么康特鲁巴斯扮演的“咪咪”便为我们带来了视觉上的满足。

  《光明日报》( 2019年04月12日 16版)

[ 责编:张悦鑫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