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从“江南水乡”到“喧闹魔都”的华丽转身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书虫 > 正文

从“江南水乡”到“喧闹魔都”的华丽转身

来源:文汇报2019-04-15 10:01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唐骋华

  人们总是依据眼前的景物想象过去,有关“老上海”的记忆构建也不例外。例如,今天上海人出行,无论开车还是乘地铁,利用的皆为陆路交通,只有少数人还坐摆渡船。实际上除了苏州河,市区已基本见不到河流;即便有,也是“小区环境”的组成部分,并不作灌溉、运输之用。换言之,今天上海的河流与河道,观赏价值远远胜过了实用价值。

《上海洋场竹枝词》顾炳权编著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

  如果以此为原型,“复原”出的老上海出行方式就局限于陆地。这固然具有一定的真实性,却也把动态的历史简化为静态图景,具体而言,就是忽略了上海有一个从“水乡”到“魔都”的变迁过程。

  明清时代,上海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它位于太湖流域东缘,水系发达,县城内(今老城厢)横贯着两条河流——方浜和肇嘉浜,县城外更是水网密布,织成发达的内陆航运。文史学者顾炳权所编的《上海历代竹枝词》,收录明代顾彧诗:“黄浦西边黄渡东,张泾正与泗泾通。航船昨夜春潮涨,百里华亭半日风。”据此描述,当时的县城居民自黄浦江畔登船,一路往西就是嘉定黄渡了;而由张泾出发,如能巧借春潮与风向,只需半天,即可抵达百里外的华亭镇。

  这种对水路的关注,《上海历代竹枝词》一书中俯拾皆是,从名儒钱大昕到乡绅秦荣光,都不绝于笔。因此数百年间,“吱呀吱呀”的桨橹声是伴随上海人入睡的安眠曲。一直到晚清,县城居民往西去静安寺礼佛烧香,或向南去龙华寺聆听晚钟,都还要坐船的。可以想见,当时的人,出门往往要搭船,这就如同我们打车一样稀松平常。

  如此丰沛的水资源,决定了明清时期的上海以棉花和水稻为主要农作物。秦荣光曾描绘种植棉花的场面:“邑产惟棉实大宗,脱花炎暑力疲农。”所谓“脱花”,是指给棉田锄草,因多在盛夏时节进行,非常累人。

  秦荣光是浦东陈行人。陈行今天尚有周浦塘经流,连通黄浦江。遥想当年,县城居民要来此地,最快捷的路径,莫过于在江边某渡口(或许是董家渡)登船,一路南行。沿途,浦江两岸的稻田、棉田依次映入眼帘,好一幅江南田园画。

  但对明清时代的上海文人来讲,这应当属于“日常景观”,赏心悦目但司空见惯,激不起太多新鲜感,以至于连抒情模式都类似。翻阅《上海历代竹枝词》不难发现,文人墨客对上海风土的描摹与抒情,几乎可以在江南范围内通用。如“白鹤江头烟雾开,浮萍叶细尚如苔”“水天寥落兰轻舟,棹入苍茫起远愁”“楼阁千家半傍河,露台风月晚来多”等意象,挪到嘉兴、湖州、周庄任一地方,亦无不可。而所谓沪城八景、申江十景,也是本地乡绅以“西湖十景”为蓝本评选的山寨版。这也恰好说明,开埠前的上海,内生于江南的物质文化再生产。

  然而随着上海的开埠,延续数百年的格局被打破乃至颠覆了。首先就表现为“水乡”的瓦解。

  1945年11月,英租界诞生于老城厢北郊,此后美国和法国也相继设立租界。西方人是依据自己的城市规划经验来打造租界的,因此租界的建设和扩张,开启了上海的城市化进程。在此进程中,河流在农业社会中的功用,如浇灌田地、日常饮用等,迅速丧失。相反,纵横的河道阻碍了城市交通,于是被陆续填平。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条马路。

  上海的地势西低东高,河流则是自西向东,河道原本就容易淤塞,租界大规模填河,更加重了这一情况。上海地区的水环境开始整体恶化。以作为租界和县城“界河”的洋泾浜为例,随着租界日益城市化,其淤泥的沉积速度显著加快。租界当局和上海地方政府多次疏浚,亦无济于事,沦为浊黑难闻的臭水浜。1914年,租界当局决定将其填平,筑成马路——就是今天的延安东路。

  随着越来越多的河流消失,20世纪前后,上海已不复水乡盛景,而成为喧闹的魔都。与此同时,原有的江南文化也因为失去了物理层面的依托,开始向海派文化转变。这可以在顾炳权编撰的另一本书《上海洋场竹枝词》中窥出端倪。

  与传统竹枝词相比,洋场竹枝词变化明显。首先,传统竹枝词的作者多为本地乡绅(如前举嘉定贡生秦荣光),而洋场竹枝词的作者籍贯就非常多元了,不仅有邻近的江苏人、浙江人,还有来自安徽和山东的。其次,咏叹的内容也不再是乡土风物。如江苏宜兴人余槐青,不但写了车水马龙的外滩、横跨苏州河和黄浦江的外白渡桥,还对上海河道(如洋泾浜、泥城浜)被填平的命运,发出了“沧海桑田成惯例”的感叹。至于洋行、马路、火车、电灯、牛奶、学堂等新事物,更是频繁闪现在诸多作者的笔下。

  总之,无论吟诵对象抑或抒情模式,洋场竹枝词都不能通吃整个江南。毋宁说,它创造出了一个不同于传统景观的“异质景观”,而这种异质性,正是其价值所在。

  岁月荏苒,时光已然将异质景观打磨成日常景观,而被它替代的江南水乡,早已退出公共视野,退出了人们对于“老上海”的想象。所幸,顾炳权先生于上世纪90年代编撰了《上海历代竹枝词》和《上海洋场竹枝词》,这两部书对我们重新认识上海、发掘属于上海的“地方知识”并追溯其演变过程,有着重要意义。

  顾先生于1999年仙逝,至今20年整,两部书也绝版已久。近期上海书店出版社予以重版,使读者有缘再次亲睹上海竹枝词,差堪告慰老一辈文史学者的在天之灵。(唐骋华)

[ 责编:刘冰雅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 视觉焦点

  • 李 静:唐风古韵说谷雨

  • 我们为何关注一个刊物的文学奖

  • 独家策划

  • 推荐阅读
    “阿普三部曲”带来的伟大、悲伤而温柔的感动超越了时髦的潮流,创造出一个令人信服的世界,结果一度成为我们可能身处其中的另一个人生……它就像一个祈祷,肯定地告诉我们这就是电影所能达到的境界,无论我们在自己的愤世嫉俗中迷失得多深。
    2019-04-19 09:30
    总爱偷窥的希区柯克,也彻底暴露在每一个偷窥者的视野里;而作为好莱坞历史上接受采访最多的导演,希区柯克也被自己的话语淹没。这是一个窥视与监控的世界,也是一个文本交互和过度阐释的时代。但对于希区柯克,我们仍有原初的兴致,甚至比当年更加强烈。
    2019-04-19 09:36
    对古建筑除了物理保护,精神保护也一样重要。今天的我们不仅要能保存好建筑本身,也应讲好建筑背后的故事,为古建筑赋予新的时代内涵,让她们在人民的记忆中永远传承,成为无惧火焰的文化符号,得以在每一次的烈火后涅槃重生。
    2019-04-18 10:00
    当下,“网生代”观众与超越现实、“放纵”想象力的互联网新媒体,与拟像化“类像化”的新世界是同体共生的。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对于中国电影尤为需要,而中国主流青少年观众对“想象力消费”的需求空间是巨大的。
    2019-04-19 10:12
    写作是对经验的清理和省思,也是对时间的重新理解。这四十年间的中国经验作为一个重要的写作主题,不仅是历时性的——不是一种经验死去,另外一种经验生长出来,而可能是几种完全不同的经验叠加、并置在一起。
    2019-04-18 09:58
    武断地设下种种偏见,可以维持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但不堪一击。剧情并未利用偏见去煽动不同群体间的对立,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不幸。这是《我们与恶的距离》不断在强调的:要从各式各样的标签下解放具体的人性。
    2019-04-19 10:21
    曾几何时,在哪里可以看艺术电影,一度是影迷的疑问。最近几年,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迅速崛起,有效解决了艺术电影找不到市场和影迷找不到艺术电影的双向困境,为中国电影多样化发展和满足电影观众更加多元的观影需求提供了更好的解决方案。
    2019-04-18 09:04
    为什么技术越来越进步,我们离经典却越来越远?因为我们将越来越多的心思花在了“术”的层面,玩技术、耍心术,而忘了怎样用“情”。如果只是“术”臻于娴熟,而“情”却寡淡无味,这样的翻拍不要也罢。
    2019-04-18 09:33
    面对“让最大变量成为最大增量”和“更加丰富、更加优质”这个新时代宏大命题,出版传媒业唯有以创新者的姿态投身其中,才能加快高质量发展,在难点、焦点与痛点中,利用最新技术、融合最优资源、创造“更加丰富、更加优质”的“最大增量”。
    2019-04-17 10:12
    虽然现实主义为国产青春片注入了新的能量,但当前的影片距离类型语言的成熟和精品力作的涌现,还有一定距离。如何在大历史转型中,艺术化地呈现普通人血肉丰满的“青春”,是国产青春片自我超越的关键。
    2019-04-17 09:53
    纪录片《紫蓬山》最鲜明的特点是其以小见大、个体切入的创作手法。该纪录片将山放在了历史流变、文化传承、民族情感、自然资源的意义之网上进行了全面审视,凸显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展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力量,展示了科学发展理念的践行效果。
    2019-04-17 09:51
    《闪亮的名字》透过英雄这一民族“最闪亮的坐标”实现了精神高度、文化内涵与艺术价值的和谐统一,起到了为时代画像、为英雄立传、为人民明德的积极作用,是电视工作“培根铸魂”“守正创新”的又一新鲜尝试。
    2019-04-17 09:43
    实体书店必须证明顾客有理由到店里来,让逛店体验比线上购书更有愉悦感和附加值。我们步入书店空间,像戴上了精神生活的VR头盔,暂时自绝于由冰冷数据所充斥着的日常逻辑,在消费时代高度抽象的符号统治间隙里,这种体验显得多么奢侈。
    2019-04-16 10:17
    如果将阅读比作一座大厦,当代读物像是大厦的钢筋和骨架,高高耸立在读者眼前。而大厦的基底,则是由千百年积累的一册册经典著作来夯实。阅读经典,获得的是穿越时空、与古对话的快乐,今日的生活也在字里行间有了对比和参照的坐标系。
    2019-04-16 09:30
    电影把人放到了一个超常的空间里,四面都是黑的,只有银幕是亮的,在一定的物理时间里不能中断。它把生活放大了,超越了我们日常生活的视觉经验。电影的魅力在于,既可以展示极为广阔的世界,又善于传递最细小入微的表情。
    2019-04-16 10:11
    经典剧翻拍,如何达到让老观众和新受众都满意,一直是难题。为什么不编写一部新作品,却要把新故事安在经典作品上呢?原因很简单,受制于近几年新剧原创乏力的市场环境,翻出老IP炒冷饭是最稳妥的选择。
    2019-04-16 09:49
    “中国电影经过多年发展,对电影的市场化评价标准已经建立起来,看票房就行。但艺术、文化方面的评价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来。”宁浩呼吁中国电影建立成熟独立的艺术评价体系。“希望能有更具影响力、得到广泛社会关注的华语电影奖项出现,像奥斯卡一样。”
    2019-04-15 10:14
    今年的阅读指数显示,青年用户继续以高时长高频率“霸屏”数字阅读,青年对哲学及社会科学的阅读需求十分旺盛,这一现象既让人欣喜,又标识出了发展数字阅读的责任,青年是民族的未来,为青年提供更多更好的数字阅读产品,方能让书香中国更加馥郁。
    2019-04-15 09:33
    “饥饿营销”和“奇货可居”的推广手势下,《复联4》确有可能创出票房奇迹。但从长远计,只顾“割韭菜”的难看吃相,会把观众推出门外。毕竟,世间所有的馈赠,都在暗中标好了价码。
    2019-04-16 10:14
    以局外人的角度,观察明星们婚恋生活的观察类综艺节目,成为时下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热点。从母子关系、夫妻关系到父子关系、婆媳关系,情感观察类节目能挖掘的矿藏已经不多了。但相比于同质化的题材竞争,更早到来的可能是观众的审美疲劳。
    2019-04-12 13:2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