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引发影视剧观看“审美隔离”的是什么因素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观察 > 正文

引发影视剧观看“审美隔离”的是什么因素

来源:文汇报2019-07-12 09:15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边远

  网剧《长安十二时辰》六月底上线以来,8.6的网络评分在今年的国产剧里排名第一。但与此同时,该剧也遭遇了一场“审美隔离”:一部分观众津津乐道于其制作的精致和细节的还原,另一部分观众则因为其强烈的形式感而产生了排斥心理,难以入戏。

  有评论者将这一现象概括为因为受众定位过于精准而产生的排他性;而随着电视观众和网络受众的分野,这种情况今后有可能会成为影视剧制播的常态。

  ——编者

  《长安十二时辰》改编自网红作家马伯庸的同名人气小说,又有当红偶像明星和实力演员的加盟,可以说自带话题品相。不过,该剧播出至今,盘桓在热搜榜上的话题要么细数剧中的诸多美食,比如水晶柿子、水盆羊肉、三勒浆、薄荷叶,俨然将电视剧解读成了“舌尖上的长安”;要么盘点剧中的青玉芙蓉冠、胡人捧壶钟漏、置放于冥器店里的唐三彩,将该剧看成了大唐版的“国家宝藏”;还有的以学术的深度、普及的热情考据着“簪子应该横着插还是竖着插”“旅贲军的甲胄”“女性人物的妆容与髻鬟”等学理性议题。

  这样的讨论一方面带火了该剧的话题度,但同时也让另一些人望而生畏,出现了有热度却难以“出圈”的现象。

引发影视剧观看“审美隔离”的是什么因素

  奇观化的 “冗余”元素,提升、拓展了传统探案题材

  正如很多人所说,《长安十二时辰》在当下的国产剧中属于让人看得很“爽”的一类。这种“爽”表现为一种高级感,即在唐代的历史背景下讲述一个海外剧内核的故事。

  原作者马伯庸直言《长安十二时辰》的创作灵感来源于海外剧《反恐24小时》和游戏《刺客信条》:“恐怖分子”潜入长安,要借上元之夜灯楼大秀之时图谋不轨,年轻的靖安司司丞李必不得已放出死囚张小敬,任其在林林总总的各色人物间游走,希望其以雷霆的查案手法,拯救长安城于危难之中。马伯庸善于为历史题材赋予紧张的节奏感,以紧凑的节奏和环环相扣的逻辑,赋予古代叙事以现代意义。其实,故事还是那个老故事,救黎民于水火、扶大厦于将倾本就是传统公案小说中喜闻乐见的叙事惯例,在“包青天”“狄仁杰”的故事中多有呈现,但剧集节奏的加快、主角设定的下沉、布景铺陈的变化都赋予了老故事以新含义,进而呈现出令人欣喜的新价值。

  这种“爽”还表现为剧集在服装道具、美术设计、视听效果上追求电影的质感。为了让观众身临其境,剧组将长安打造成一个立体、真实的“历史”空间,高度还原了唐代的吃喝用度、衣着打扮、风土人情、朝堂典制,极力以长安之景呈现大唐盛世的繁荣之象,比如开篇的长镜头一镜到底,很容易让人联想起“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的市井生活;再比如上元节的花车游行,大唐歌手许鹤子一曲唱尽长安的快乐与虚幻,真可谓繁华绚丽、气象万千。

  在以往版本的悬疑、探案故事中,无论是狄仁杰的“长安”还是包青天的“东京汴梁”都只是故事发生的舞台背景,都城的空间特点、历史特质都未曾参与到叙事走向中去,发生在都城的罪案与发生在其他地点的故事亦没有本质上的差别。但在《长安十二时辰》中,对长安城事无巨细的介绍与铺陈跃居了舞台中央,这些奇观化的“冗余”元素提升、拓展了传统的探案题材,使其更具有现代属性,呈现出多元的想象与阐释空间。

  可以说,《长安十二时辰》以较高的制作水准成功开拓了古代悬疑、探案剧的新类型,剧集在多线并行的推演过程中,重塑叙事节奏、重组叙事要素,不仅使传统的悬疑、探案故事像海外剧一样明快、烧脑,而且极大地丰沛了传统的叙事空间,经过此番改造,《长安十二时辰》升级了以往单线推进的破案故事,拼贴杂糅起了熔侦破、悬疑、权谋、战争、信仰与背叛、友谊与爱情等诸多叙事元素于一炉的长安城,以及居于其中的芸芸众生。

引发影视剧观看“审美隔离”的是什么因素

  大数据精准投射下,大众观看习惯与审美趣味的分歧

  可以说,《长安十二时辰》所采用的叙述方式,重背景铺陈、重人物设定、轻情节推衍、轻台词拿捏,暗合了视频网站用户的观影习惯。他们长期以来对海外剧要素与节奏的熟稔与习惯,成为了此剧勇于变化与精准投射的“群众基础”。

  能对观众口味进行如此精准的把握,离不开大数据技术的支持与深度参与。据笔者看到的资料,优酷于2017年就创建了泛内容大数据智能预测平台“鱼脑”,将网站用户观影数据与全网舆情分析贯穿网剧制作的全过程,如制作前的IP评估,制作中的艺人、导演评估,制作完成后的排播评估,播出过程中为用户画像,计算实时热度等。在《长安十二时辰》的制作过程中,“鱼脑”便已对此剧心中有数:节奏快、逻辑严谨,“中间断10分钟可能就会看不懂”,同时,经过多维度的标签对比为导演提供了选角建议:演员雷佳音的标签与过往角色经历意味着他是男主人公张小敬的最佳人选。

  这种基于网站用户画像的数据分析大获成功,网剧一经上线就吸引到了目标用户的持续追踪。但与此同时,精准的大数据分析也并没有为该剧带来更多的受众群体。那些传统的悬疑、探案剧迷,那些并不熟悉海外剧节奏与模式的电视观众,他们反复观看着狄仁杰、包青天的故事,对其叙事套路头头是道,理应成为《长安十二时辰》的新晋“粉丝”。但当笔者尝试向其推介这部高质量的爆款网剧时,却往往遭遇“看不懂”的回绝与尴尬。

  细想之下不难发现,《长安十二时辰》的台词语言文白相杂,诸如“时有募兵,年俸甚多”等,若不是正襟危坐盯着字幕,还真是听不懂也听不清;还有多线并行推进的情节模式,线索人物众多,切换极快,稍一分神就让人跟不上节奏。这些看起来很高级的“元素”在吸引着目标用户的同时,又在不经意间拒斥着传统的、更广泛观众的介入,也最终决定了拥有好口碑的《长安十二时辰》无法转化为国民剧集、经典电视剧。

  社会学家西美尔在《大都市与精神生活》中曾断言,准时、算计、精确都是都市生活的复杂性和广泛性所要求的,它们不仅最密切地联系着都市生活的理性主义特征,也有助于排除那些非理性的、本能的、独立的人类特征和冲动。而一部真正具有国民话题性的电视剧,一部可被反复观看的经典电视剧,在精准的设定与精美的视觉效果之外,还需要那么一点非理性的、本能的、不那么严密的冲动,一些可供不同人想象、脑补、讨论的空余。

  电视剧集本是普及度极高的大众文化消费,不过,随着电视观众与网络受众的分野日渐清晰,以往那种一家人捧着西瓜围坐在电视机前,父母边吃边聊民间断案,奶奶“科普”着命苦的秦香莲,孩子端坐在小板凳上,瞪着眼睛期待着龙头铡的出现,等着那句余韵徐歇的“张龙赵虎王朝马汉”的情景很难再在今天的家庭中出现。以青年受众为主体的网剧在向以大众受众为主体的电视剧转化时遭遇的“次元壁”区隔,不仅是媒介跨越的壁垒,或是青年观众与其他观众的代际差异,更是在大数据精准投射下观看习惯与审美趣味的分歧。这种趋势会给今后的影视剧制作带来什么样的变化,现在还难以下判断,只能拭目以待。(边远)

  (作者为文学博士、文艺评论人)

[ 责编:产娟娟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 视觉焦点

  • 翟志远:从《儒道至圣》看网络爽文养成记

  • 尹学芸:在凝视中刺破人情伪饰

  • 独家策划

  • 推荐阅读
    数字和信息技术的发展触发媒介之变,在市场机制的主导下,极大地改变了当下的文化形态,重构了新世纪的文化格局。从采茶戏《八子参军》到电影《八子》的转换,意味着采茶戏《八子参军》形成的“革命史诗”意象进入到了市场化的文化生产与传播机制中。
    2019-07-19 10:28
    戏曲就是中国特有且古老的传统艺术样式之一,它在普通民众的历史认知、道德建构与文化养成中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然而,无论对当代中国普通观众还是对国际艺术界同行来说,戏曲艺术却处于“有道理,说不清”的阶段,这与戏曲理论建设薄弱不无关系。
    2019-07-19 10:17
    图兰朵是个满怀希望和热血的女子,她期待能有一个人出现,可以破解她内心的谜题,理解她,爱她,帮助她挣脱枷锁,恢复有血有肉有灵。或许,对于“中国公主”和中国题材,中式解读更能切中东方文化精髓,这往往是金发碧眼的外国艺术家所难以抵达的灵魂彼岸。
    2019-07-18 14:23
    电视剧《可爱的中国》时间跨度为1926至1935年的十年间,集中展示的是方志敏一生中最有光彩、最具代表性的革命历程。该剧的叙事脉络清晰,情节曲折,反映了当时革命斗争的错综复杂和残酷激烈,从而使剧作具有非常强的观赏性和吸引力。。
    2019-07-18 14:20
    城市诗归结到底是要从城市书写上升到抒发城市,从形与态的描绘拓展到气与神的抒发。城市书写这个概念具有客观性,具有自然属性,而抒发城市则更具主观性,蕴含创意和梦想的能动特征,它们是城市诗这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没有想象的城市诗,便会失去感召力。
    2019-07-18 11:56
    在《上海的女儿》中,周信芳《投军别窑》《打渔杀家》的京剧片段以写意的艺术形式贯穿整部影片的过程中,过去的黑白照片、珍贵的影像资料、现实的采访片段和为数不多的情景再现,拼接成了周采芹的整个人生。
    2019-07-18 11:50
    京剧《北平无战事》的亮相在于创作者对观众、原著、人性和历史的尊重。编剧花了近两年半的时间,才将80万字的长篇巨著转化成仅一万五千余字的戏曲剧本,其间四易其稿、六变提纲,经过许多次打磨,才产生了情节丰富、冲突激烈、结构严谨的新作。
    2019-07-18 11:25
    25年前的《狮子王》已然是一部让人难忘的经典,25年后的今天,在一部更为真实的电影《狮子王》中,对经典的传承,以及对辛巴成长过程中勇敢、责任与爱的刻画,都使这部电影仍旧带来了熟悉的感动。
    2019-07-18 10:34
    在影视行业,编剧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显然,编剧之编是影视艺术的起点和基点,然而,去编剧化问题却成了当下影视界的可怕顽疾。行业协会还要对那些有抄袭、剽窃等不良倾向的编剧作出应有的惩罚,从而优化编剧队伍,提升编剧的整体形象。
    2019-07-18 10:21
    新诗批评要警惕自媒体时代批量生产带来的肤浅、单一、粗鄙倾向,也要提防来自学院学术机制中的固化呆板与生搬硬套,达成有关诗歌创作、评价标准、诗歌史生成与诗学理论探讨作为学术共同体建构的共识。
    2019-07-17 09:28
    城市学家芒福德曾说,城市是文化的容器。在城市发展史上,不同时代累积下来的胡同、牌坊、院落、民居、街道等构成了城市文明的基本形态。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不仅是活着的传统,更是代表城市独特性的历史文脉。
    2019-07-17 09:25
    社会日新月异,许多超凡之处、创新亮点,需要创作者看见、挖掘并展现出来。作为一剧之源,编剧应延展学习领域。只有先当生活的学生,才能当剧作的主人;要想写出鲜为外人知的行业堂奥,编剧能做且必须做的一件事便是沉入生活、保持知识更新。
    2019-07-17 10:19
    跨媒体时代确实可以实施明星形象的交叉促销,为明星们带来更大的收益。但如果对跨媒体的复杂性缺乏认知,错误地使用自己的明星形象,不仅可能消解自己的明星品牌,甚至可能造成明星形象的全面坍塌。
    2019-07-17 10:02
    短视频正在逐步成为人们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习的一种方式。短视频容易让人上瘾,但也并非洪水猛兽。家长、学校如何正确引导青少年,让他们在合适的时间、用合适的方式、看优质的短视频,这是更需要我们去关注的。
    2019-07-17 09:33
    “好看”之外给予观众更多的感动与收获,理应是大众文艺作品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网络改编剧到底能成为一个可传代的独立大作品,还是流于流行IP矩阵中的一个小环节,考验的正是其承载的精神文化含量。
    2019-07-17 09:53
    余华、莫言这些作家,他们的长篇的成功之处并非文本里的深层语态,而只是故事本身。孙笑冬只谈文学的语言,她认为莫言的语言没有美学价值,重复、老旧、粗劣。与孙郁先生的观点类似,她也说莫言的语言脱离了中国文学过往的几千年历史,不复优雅、复杂与丰富。
    2019-07-16 10:25
    酷暑将至,如今世人已无须凿冰蓄水,摇扇取凉也不过偶然为之。1935年,《良友》杂志刊出题为“扇子表情”的摄影组照,一共七幅,照上女子执一折扇,旁附文字说明不同扇语所表示的情思。
    2019-07-16 09:47
    除了必要的照片之外,《狮子王》几乎全都是在虚拟现实中拍摄,从最初的“荣耀石”到大象墓地,再到非洲大草原或者其他任何动画中大家已经熟悉的场景。导演谈起《狮子王》时说:“《狮子王》广受喜爱,迪士尼出品的原版动画电影和百老汇音乐剧都大获成功。”
    2019-07-16 10:10
    实践提出的新问题需要理论及时回应,理论总结的新智慧需要实践持续检验。这是理论发展的必经之路,也是摆在中国当代艺术理论面前的重要课题。当代中国正经历着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和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必将给文化创新、文艺创造提供强大动力和广阔空间。
    2019-07-16 09:21
    今天的乐队虽然不再像过去的乐队那般清贫,但大部分乐队还是没能大富大贵。还好,摇滚人一直在路上,尽力坚守因摇滚而生的热血、青春、光荣与梦想。正如果味VC杨林所说:今年只是一个开始,明年夏天应该才是最好的夏天。
    2019-07-15 10:1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