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时隔18年,《千与千寻》为何没有败给时间差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观察 > 正文

时隔18年,《千与千寻》为何没有败给时间差

来源:文汇报2019-07-12 09:46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自动臂

  动画电影《千与千寻》在我国上映三周,票房逼近五亿,是同期上映的《玩具总动员4》的两倍多。考虑到《玩具总动员4》是一部新片,而《千与千寻》早在18年前已经在日本上映,其亮眼的票房和口碑就非常值得探讨。我们注意到,很多观众不仅是因为当年的那一份情怀走进电影院,还把自己的孩子也一起带进了电影院。一部文艺作品,能够深刻地影响受众的人生,这应该是其艺术魅力的重要部分。从这个角度来说,《千与千寻》对于中国电影人是具有启发意义的。——编者

  与其说这是一部童话故事,不如说是一部关于成长的寓言

  如果我们单纯把《千与千寻》当做一部提供给孩子消遣的普通动画片看待,恐怕注定无法在时间的长河中给我们留下任何印记,但这部电影却如河中金沙一般,洗尽铅华后依然绽放着闪耀的光芒。

  影片开始于一场旅行,离开原本熟悉的朋友和环境,小姑娘千寻躺在车后非常不开心。此时的千寻是个任性的孩子,她无法脱离父母的庇护,与其他被精心呵护的孩子无异。但是随着父母的离去(因为贪吃中了魔法变成猪),她的情况急转直下,想要在一个充满魔法和妖怪的陌生世界生存下去,她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迅速长大。

  与其说这是一部童话故事,不如把它当做一部关于成长的寓言。影片中每一个人物和他们所存在的状态,都可对应成现实社会中人们的情状——千寻在最初的逆境中慌乱无助,逐渐变成“小透明”乃至即将消失的情节,是对初入社会时的无助和可能面临的失败的隐喻;汤婆婆的浴场中严密的等级制度,象征着当时日本社会的组织架构;任性、自私而无能的巨婴在财富的堆叠中长成,不正是“被惯坏的富二代”的真实写照吗?这些成长寓言在影片中比比皆是,从构架的本质来说,这部“童话”早已经模糊了现实主义和幻想文艺作品之间的界限,看似童言稚语却道出无数人生真谛。

  成长的过程注定伴随着无数艰辛和坎坷,离开父母的奇妙冒险中,千寻在危机中能够学到并获得怎样的美好品质呢?最初的千寻受惠于小白龙的帮助勉强存活了下来,但是没有谁会永远守在身边替你解决所有问题,即使是父母也会有离去的那一天,小白龙作为千寻初入社会的第一个导师也是如此。当二人不得不分开时,千寻需要学会的人生第一课就是独立,她必须依靠自己继续闯荡。寻找锅炉爷爷的路上面对那道长长的危险楼梯,千寻怯懦地迈出的第一步正好似婴儿初学走路。

  在不断的实践中,千寻也在不断的成长。最开始笨手笨脚什么也不会,慢慢地依靠自己的坚韧、勇气和智慧出色完成了谁也不愿做的清洗河神的艰苦工作,虽然还有更加艰巨的挑战在等着她。千寻所遁入的异世界绝不是一个完美无缺的幸福幻景,这里有最沉重的生活重担、最狡猾阴险的计谋、毁灭一切的贪欲和身不由己的相互利用。身处这样的世界千寻终于用一颗纯真感恩的心懂得了明辨是非。

  “成长”的主题在故事发展到中间段落时,已经不仅仅局限在千寻一个人身上,而是随着整个世界的矛盾逐渐暴露和尖锐化扩散到了电影中所有人物身上。一开始,小白龙受到汤婆婆的控制,不得不违心替她做恶,最终在千寻的帮助下受到感化鼓起勇气与汤婆婆对抗;汤婆婆虽然是追求奢靡和权力的象征,但最终也懂得了自我节制和尊重别人的价值,与大家和解。无脸男在片中是无限贪欲的象征,他是一个悲剧性的角色。他在长期的孤独中渴望着他者的认同,又在不停满足别人肤浅物质需求中成为一个吞噬他者的怪物。但当他企图用同样的方法去满足千寻时却遇到了困难,因为千寻怀揣着那颗善良的初心从未忘记过自己最初的使命,所以当无脸男吐出污秽重新变得软弱无能时,千寻并没有如其他人一般将他抛弃,而是带上他一起踏上寻找新的自我的遥远旅程。

  在高速发展的技术时代,它重新唤起了永恒的心灵情感

  1991年的日本,经济危机如山崩海啸般到来。原本经过二战后艰苦奋斗并积累起来的经济奇迹忽然在瞬间垮塌,无数企业因资金链的断裂纷纷倒闭,从此之后日本进入了十年发展滞缓的经济寒冬。这段整个日本社会的疼痛记忆被人们称为“失去的十年”。

  《千与千寻》于2001年在日本上映,距离那场经济危机正好过去十年时间。对于当时的日本观众来说,经济恢复的迹象已经逐渐显露,影片正是对“失去的十年”的一次疗伤和总结。当时的中国观众虽然缺乏对于这一社会背景的认知基础和感同身受,却从另一个角度进入到了影片的语境中。主人公的奇幻冒险经历,在当时尚处于成长期的青少年一代的心中激荡起无数想象,再加上人物在逆境中不断成长的主题,当时几乎每一个看过此片的人都会在心中铭记那份感动。

  18年后,那一代观众已经步入中年,社会的艰辛也在现实中的自我身上刻下痕迹。真实的成长其实比影片中千寻的成长要漫长要苦涩得多,时光的流逝中,很多人都无法如千寻般始终怀抱着自我原初的追求,甚至就像一些鸡汤文写的那样:“慢慢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这个时候,影片所唤起的,一方面是对逝去青春的感怀,另一方面是对失去自我的反省。在电影院里,我们既是和千寻重逢,更是和当年的自己重逢。当我们以为自己已经把她忘得一干二净,以为已经与那个充满纯真情感与好奇心的世界远离时,她却默默守候在那里等待重新与我相遇,重新带回原初的感动,重新审视着我们艰辛而又充满闪亮回忆的成长历程。

  《千与千寻》能够经受住时间的洗涤唤起我们的共鸣,或正因为其在纷繁的世界中坚守了永恒不变的爱的真理。如同《千与千寻》中文译名里蕴含的真谛——“千”和 “千寻”本是一体,只有记得我们的“本名”,才不会在迷恋虚妄中滑向深渊。影片能够在18年后打败同期上映的北美新片,除了画风和技术上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它在高速发展的技术时代重新唤起了永恒的心灵情感。而对于中国电影人来说,这一点同样重要。(自动臂)

  (作者为影评人)

[ 责编:产娟娟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 视觉焦点

  • 翟志远:从《儒道至圣》看网络爽文养成记

  • 尹学芸:在凝视中刺破人情伪饰

  • 独家策划

  • 推荐阅读
    数字和信息技术的发展触发媒介之变,在市场机制的主导下,极大地改变了当下的文化形态,重构了新世纪的文化格局。从采茶戏《八子参军》到电影《八子》的转换,意味着采茶戏《八子参军》形成的“革命史诗”意象进入到了市场化的文化生产与传播机制中。
    2019-07-19 10:28
    戏曲就是中国特有且古老的传统艺术样式之一,它在普通民众的历史认知、道德建构与文化养成中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然而,无论对当代中国普通观众还是对国际艺术界同行来说,戏曲艺术却处于“有道理,说不清”的阶段,这与戏曲理论建设薄弱不无关系。
    2019-07-19 10:17
    图兰朵是个满怀希望和热血的女子,她期待能有一个人出现,可以破解她内心的谜题,理解她,爱她,帮助她挣脱枷锁,恢复有血有肉有灵。或许,对于“中国公主”和中国题材,中式解读更能切中东方文化精髓,这往往是金发碧眼的外国艺术家所难以抵达的灵魂彼岸。
    2019-07-18 14:23
    电视剧《可爱的中国》时间跨度为1926至1935年的十年间,集中展示的是方志敏一生中最有光彩、最具代表性的革命历程。该剧的叙事脉络清晰,情节曲折,反映了当时革命斗争的错综复杂和残酷激烈,从而使剧作具有非常强的观赏性和吸引力。。
    2019-07-18 14:20
    城市诗归结到底是要从城市书写上升到抒发城市,从形与态的描绘拓展到气与神的抒发。城市书写这个概念具有客观性,具有自然属性,而抒发城市则更具主观性,蕴含创意和梦想的能动特征,它们是城市诗这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没有想象的城市诗,便会失去感召力。
    2019-07-18 11:56
    在《上海的女儿》中,周信芳《投军别窑》《打渔杀家》的京剧片段以写意的艺术形式贯穿整部影片的过程中,过去的黑白照片、珍贵的影像资料、现实的采访片段和为数不多的情景再现,拼接成了周采芹的整个人生。
    2019-07-18 11:50
    京剧《北平无战事》的亮相在于创作者对观众、原著、人性和历史的尊重。编剧花了近两年半的时间,才将80万字的长篇巨著转化成仅一万五千余字的戏曲剧本,其间四易其稿、六变提纲,经过许多次打磨,才产生了情节丰富、冲突激烈、结构严谨的新作。
    2019-07-18 11:25
    25年前的《狮子王》已然是一部让人难忘的经典,25年后的今天,在一部更为真实的电影《狮子王》中,对经典的传承,以及对辛巴成长过程中勇敢、责任与爱的刻画,都使这部电影仍旧带来了熟悉的感动。
    2019-07-18 10:34
    在影视行业,编剧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显然,编剧之编是影视艺术的起点和基点,然而,去编剧化问题却成了当下影视界的可怕顽疾。行业协会还要对那些有抄袭、剽窃等不良倾向的编剧作出应有的惩罚,从而优化编剧队伍,提升编剧的整体形象。
    2019-07-18 10:21
    新诗批评要警惕自媒体时代批量生产带来的肤浅、单一、粗鄙倾向,也要提防来自学院学术机制中的固化呆板与生搬硬套,达成有关诗歌创作、评价标准、诗歌史生成与诗学理论探讨作为学术共同体建构的共识。
    2019-07-17 09:28
    城市学家芒福德曾说,城市是文化的容器。在城市发展史上,不同时代累积下来的胡同、牌坊、院落、民居、街道等构成了城市文明的基本形态。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不仅是活着的传统,更是代表城市独特性的历史文脉。
    2019-07-17 09:25
    社会日新月异,许多超凡之处、创新亮点,需要创作者看见、挖掘并展现出来。作为一剧之源,编剧应延展学习领域。只有先当生活的学生,才能当剧作的主人;要想写出鲜为外人知的行业堂奥,编剧能做且必须做的一件事便是沉入生活、保持知识更新。
    2019-07-17 10:19
    跨媒体时代确实可以实施明星形象的交叉促销,为明星们带来更大的收益。但如果对跨媒体的复杂性缺乏认知,错误地使用自己的明星形象,不仅可能消解自己的明星品牌,甚至可能造成明星形象的全面坍塌。
    2019-07-17 10:02
    短视频正在逐步成为人们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习的一种方式。短视频容易让人上瘾,但也并非洪水猛兽。家长、学校如何正确引导青少年,让他们在合适的时间、用合适的方式、看优质的短视频,这是更需要我们去关注的。
    2019-07-17 09:33
    “好看”之外给予观众更多的感动与收获,理应是大众文艺作品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网络改编剧到底能成为一个可传代的独立大作品,还是流于流行IP矩阵中的一个小环节,考验的正是其承载的精神文化含量。
    2019-07-17 09:53
    余华、莫言这些作家,他们的长篇的成功之处并非文本里的深层语态,而只是故事本身。孙笑冬只谈文学的语言,她认为莫言的语言没有美学价值,重复、老旧、粗劣。与孙郁先生的观点类似,她也说莫言的语言脱离了中国文学过往的几千年历史,不复优雅、复杂与丰富。
    2019-07-16 10:25
    酷暑将至,如今世人已无须凿冰蓄水,摇扇取凉也不过偶然为之。1935年,《良友》杂志刊出题为“扇子表情”的摄影组照,一共七幅,照上女子执一折扇,旁附文字说明不同扇语所表示的情思。
    2019-07-16 09:47
    除了必要的照片之外,《狮子王》几乎全都是在虚拟现实中拍摄,从最初的“荣耀石”到大象墓地,再到非洲大草原或者其他任何动画中大家已经熟悉的场景。导演谈起《狮子王》时说:“《狮子王》广受喜爱,迪士尼出品的原版动画电影和百老汇音乐剧都大获成功。”
    2019-07-16 10:10
    实践提出的新问题需要理论及时回应,理论总结的新智慧需要实践持续检验。这是理论发展的必经之路,也是摆在中国当代艺术理论面前的重要课题。当代中国正经历着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和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必将给文化创新、文艺创造提供强大动力和广阔空间。
    2019-07-16 09:21
    今天的乐队虽然不再像过去的乐队那般清贫,但大部分乐队还是没能大富大贵。还好,摇滚人一直在路上,尽力坚守因摇滚而生的热血、青春、光荣与梦想。正如果味VC杨林所说:今年只是一个开始,明年夏天应该才是最好的夏天。
    2019-07-15 10:1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