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引发影视剧观看“审美隔离”的是什么因素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观察 > 正文

引发影视剧观看“审美隔离”的是什么因素

来源:文汇报2019-07-12 09:15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边远

  网剧《长安十二时辰》六月底上线以来,8.6的网络评分在今年的国产剧里排名第一。但与此同时,该剧也遭遇了一场“审美隔离”:一部分观众津津乐道于其制作的精致和细节的还原,另一部分观众则因为其强烈的形式感而产生了排斥心理,难以入戏。

  有评论者将这一现象概括为因为受众定位过于精准而产生的排他性;而随着电视观众和网络受众的分野,这种情况今后有可能会成为影视剧制播的常态。

  ——编者

  《长安十二时辰》改编自网红作家马伯庸的同名人气小说,又有当红偶像明星和实力演员的加盟,可以说自带话题品相。不过,该剧播出至今,盘桓在热搜榜上的话题要么细数剧中的诸多美食,比如水晶柿子、水盆羊肉、三勒浆、薄荷叶,俨然将电视剧解读成了“舌尖上的长安”;要么盘点剧中的青玉芙蓉冠、胡人捧壶钟漏、置放于冥器店里的唐三彩,将该剧看成了大唐版的“国家宝藏”;还有的以学术的深度、普及的热情考据着“簪子应该横着插还是竖着插”“旅贲军的甲胄”“女性人物的妆容与髻鬟”等学理性议题。

  这样的讨论一方面带火了该剧的话题度,但同时也让另一些人望而生畏,出现了有热度却难以“出圈”的现象。

引发影视剧观看“审美隔离”的是什么因素

  奇观化的 “冗余”元素,提升、拓展了传统探案题材

  正如很多人所说,《长安十二时辰》在当下的国产剧中属于让人看得很“爽”的一类。这种“爽”表现为一种高级感,即在唐代的历史背景下讲述一个海外剧内核的故事。

  原作者马伯庸直言《长安十二时辰》的创作灵感来源于海外剧《反恐24小时》和游戏《刺客信条》:“恐怖分子”潜入长安,要借上元之夜灯楼大秀之时图谋不轨,年轻的靖安司司丞李必不得已放出死囚张小敬,任其在林林总总的各色人物间游走,希望其以雷霆的查案手法,拯救长安城于危难之中。马伯庸善于为历史题材赋予紧张的节奏感,以紧凑的节奏和环环相扣的逻辑,赋予古代叙事以现代意义。其实,故事还是那个老故事,救黎民于水火、扶大厦于将倾本就是传统公案小说中喜闻乐见的叙事惯例,在“包青天”“狄仁杰”的故事中多有呈现,但剧集节奏的加快、主角设定的下沉、布景铺陈的变化都赋予了老故事以新含义,进而呈现出令人欣喜的新价值。

  这种“爽”还表现为剧集在服装道具、美术设计、视听效果上追求电影的质感。为了让观众身临其境,剧组将长安打造成一个立体、真实的“历史”空间,高度还原了唐代的吃喝用度、衣着打扮、风土人情、朝堂典制,极力以长安之景呈现大唐盛世的繁荣之象,比如开篇的长镜头一镜到底,很容易让人联想起“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的市井生活;再比如上元节的花车游行,大唐歌手许鹤子一曲唱尽长安的快乐与虚幻,真可谓繁华绚丽、气象万千。

  在以往版本的悬疑、探案故事中,无论是狄仁杰的“长安”还是包青天的“东京汴梁”都只是故事发生的舞台背景,都城的空间特点、历史特质都未曾参与到叙事走向中去,发生在都城的罪案与发生在其他地点的故事亦没有本质上的差别。但在《长安十二时辰》中,对长安城事无巨细的介绍与铺陈跃居了舞台中央,这些奇观化的“冗余”元素提升、拓展了传统的探案题材,使其更具有现代属性,呈现出多元的想象与阐释空间。

  可以说,《长安十二时辰》以较高的制作水准成功开拓了古代悬疑、探案剧的新类型,剧集在多线并行的推演过程中,重塑叙事节奏、重组叙事要素,不仅使传统的悬疑、探案故事像海外剧一样明快、烧脑,而且极大地丰沛了传统的叙事空间,经过此番改造,《长安十二时辰》升级了以往单线推进的破案故事,拼贴杂糅起了熔侦破、悬疑、权谋、战争、信仰与背叛、友谊与爱情等诸多叙事元素于一炉的长安城,以及居于其中的芸芸众生。

引发影视剧观看“审美隔离”的是什么因素

  大数据精准投射下,大众观看习惯与审美趣味的分歧

  可以说,《长安十二时辰》所采用的叙述方式,重背景铺陈、重人物设定、轻情节推衍、轻台词拿捏,暗合了视频网站用户的观影习惯。他们长期以来对海外剧要素与节奏的熟稔与习惯,成为了此剧勇于变化与精准投射的“群众基础”。

  能对观众口味进行如此精准的把握,离不开大数据技术的支持与深度参与。据笔者看到的资料,优酷于2017年就创建了泛内容大数据智能预测平台“鱼脑”,将网站用户观影数据与全网舆情分析贯穿网剧制作的全过程,如制作前的IP评估,制作中的艺人、导演评估,制作完成后的排播评估,播出过程中为用户画像,计算实时热度等。在《长安十二时辰》的制作过程中,“鱼脑”便已对此剧心中有数:节奏快、逻辑严谨,“中间断10分钟可能就会看不懂”,同时,经过多维度的标签对比为导演提供了选角建议:演员雷佳音的标签与过往角色经历意味着他是男主人公张小敬的最佳人选。

  这种基于网站用户画像的数据分析大获成功,网剧一经上线就吸引到了目标用户的持续追踪。但与此同时,精准的大数据分析也并没有为该剧带来更多的受众群体。那些传统的悬疑、探案剧迷,那些并不熟悉海外剧节奏与模式的电视观众,他们反复观看着狄仁杰、包青天的故事,对其叙事套路头头是道,理应成为《长安十二时辰》的新晋“粉丝”。但当笔者尝试向其推介这部高质量的爆款网剧时,却往往遭遇“看不懂”的回绝与尴尬。

  细想之下不难发现,《长安十二时辰》的台词语言文白相杂,诸如“时有募兵,年俸甚多”等,若不是正襟危坐盯着字幕,还真是听不懂也听不清;还有多线并行推进的情节模式,线索人物众多,切换极快,稍一分神就让人跟不上节奏。这些看起来很高级的“元素”在吸引着目标用户的同时,又在不经意间拒斥着传统的、更广泛观众的介入,也最终决定了拥有好口碑的《长安十二时辰》无法转化为国民剧集、经典电视剧。

  社会学家西美尔在《大都市与精神生活》中曾断言,准时、算计、精确都是都市生活的复杂性和广泛性所要求的,它们不仅最密切地联系着都市生活的理性主义特征,也有助于排除那些非理性的、本能的、独立的人类特征和冲动。而一部真正具有国民话题性的电视剧,一部可被反复观看的经典电视剧,在精准的设定与精美的视觉效果之外,还需要那么一点非理性的、本能的、不那么严密的冲动,一些可供不同人想象、脑补、讨论的空余。

  电视剧集本是普及度极高的大众文化消费,不过,随着电视观众与网络受众的分野日渐清晰,以往那种一家人捧着西瓜围坐在电视机前,父母边吃边聊民间断案,奶奶“科普”着命苦的秦香莲,孩子端坐在小板凳上,瞪着眼睛期待着龙头铡的出现,等着那句余韵徐歇的“张龙赵虎王朝马汉”的情景很难再在今天的家庭中出现。以青年受众为主体的网剧在向以大众受众为主体的电视剧转化时遭遇的“次元壁”区隔,不仅是媒介跨越的壁垒,或是青年观众与其他观众的代际差异,更是在大数据精准投射下观看习惯与审美趣味的分歧。这种趋势会给今后的影视剧制作带来什么样的变化,现在还难以下判断,只能拭目以待。(边远)

  (作者为文学博士、文艺评论人)

[ 责编:产娟娟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 视觉焦点

  • 周思明:让主旋律影片绽放时代光芒

  • 江 飞:远离优雅写作,直面疼痛现实

  • 独家策划

  • 推荐阅读
    当下文学批评存在一个突出的问题:文学批评的写作回不到文学本身。文学是关乎人的艺术形式,复现人的命运、情境,是关于生命的记录、讲述和探讨。作为写作的文学批评,也须竭力调动起自身的生命力量,去真正感受他人生命的复杂性和丰富性。
    2019-10-18 10:22
    德国电影《急速逃脱》,严丝合缝地翻拍了2015年的西班牙动作惊悚电影《炸掉银行经理》。不说剧情和画面,就连分镜头、场景调度和运镜方法,都达到了和原片90%以上的相似度。只是这样拿出描红模子的架势去翻拍一部商业类型电影,意义究竟在哪里?
    2019-10-18 09:26
    《攀登者》的上映不仅填补了国内电影类型上的空白,而且寓意明确地提供了一个中国精神的注脚。在电影国家理论的视野下,《攀登者》可以视作讲好中国故事、以中国人的视角讲故事的一次电影创作新实践和新探索。
    2019-10-17 09:40
    战争题材电影不仅体现了战争的残酷,更体现了人性的多面和复杂,《打过长江去》从细节出发,从人物出发,以情感为内核,在战争中融入兄弟身处不同阵营的复杂情感,以小切口折射大情怀。
    2019-10-18 09:54
    新中国波澜壮阔的发展历程,由一代代人的接续奋斗组成。文艺创作是时代的产物,文艺应时代而繁荣。70年来,不管是文学还是影视领域,文艺创作不断繁荣,在数量增长、形态丰富、质量提升等多方面成绩显著,现实题材创作加强,精品力作竞相盛放。
    2019-10-16 10:43
    若你读完小说,或许会发现,“痛苦的中国人”这个标题实际上也是一道通向自我追寻的“门槛”。此刻我们应该做的,就是静静坐下来,再次踏入它邀请我们踏入的、被语言打开的奇异时空。
    2019-10-18 09:32
    浅娱乐、快综艺能带给人更强烈的感官刺激,但总有一天会产生疲态,而一个阶段对流量的迷信让这种生理和心理双疲态的出现大大提前。近年来,以《国家宝藏》《见字如面》《朗读者》《中国诗词大会》为代表的文化综艺强势崛起,刷足了存在感。
    2019-10-14 09:44
    《哪吒》的火爆让人开始对设定宏大的“封神宇宙”心怀期待,对打造高水准的中国神话传说系列IP心向往之,但这还需要后续作品的品质与口碑来维系,对国产动漫来说仍有大量的事情要做、不短的路要走。
    2019-10-17 09:53
    随着诺贝尔文学奖获奖名单的公布,日前由网络引发的这一波“残雪热”在逐渐消退。无论是之前的“被热闹”,还是现在的“恢复平静”,残雪本人自始至终都没有被这个奖项所困扰,与外界的喧嚣始终保持距离。
    2019-10-15 09:35
    这两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终于尘埃落定。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虽然这种传统摆明了“你们别猜了反正猜不着”,但是奖项揭晓前大家还是不甘寂寞,照着各种标准“找规律”。
    2019-10-15 09:13
    作为古装仙侠剧,《陈情令》中有许多对传统中国文化的表达。古风文化不仅是90后新生代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回眸,更体现了他们对于传统文化的自信和在当代生活中复兴传统文化的努力。
    2019-10-17 09:47
    从2016年《湄公河行动》开始,到去年《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直至今年《烈火英雄》《攀登者》《中国机长》和《我和我的祖国》,根植现实、取材生活、还原历史,已成现实主义电影创作新的叙事策略。
    2019-10-17 09:39
    谈起京剧界敢于创新的人物,人称“瑜老板”的青年京剧表演艺术家王珮瑜总是率先映入很多人的脑海。王珮瑜多演出骨子老戏,但在演出包装形式、京剧推广方式等方面,创新的步子迈得很大,她的探索甚至引起了一些争议,同时带给行业以启示。
    2019-10-15 09:42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电视事业从无到有、开拓创新、砥砺前进,始终坚持贴近社会现实和人民的思想情感,聚焦当代社会的精神风貌。新中国电视的发展,是电视书写新中国故事的生动探索,也是展现美好生活、记录时代变迁、传承家国情怀的有益实践。
    2019-10-14 09:49
    中国文学是世界繁复多元文化中的一个种类,始终在倔强地发展着自己。巴金、沈从文、莫言、余华、贾平凹……当这些耳熟能详的中国现当代文学名家,被置于全球视野之下观察,会呈现如何不同于以往的独特?
    2019-10-12 10:29
    诺贝尔文学奖总体来讲,是欧洲文学奖,它体现了欧洲人的人文精神和文化判断,骨子里有一种傲慢。这次诺贝尔文学奖的“双黄蛋”落在了欧洲,这正符合欧洲人的人文精神和政治价值观取向。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中国作家没获诺奖,也不是一件特别惋惜的事情。
    2019-10-12 10:33
    《我和我的祖国》作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大片,展现了70年里,不同年代的7个不同故事,既见证了共和国岁月的芳华,又聚集大时代大事件,突出了小人物与祖国的人生命运,彰显了爱国情怀。
    2019-10-16 10:20
    现实与历史、全球与地域,以及自我与他者、个人与国家,都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体验着由纪实与虚构、实在与虚拟交织而成的,作为一种文化想象的乡愁与意识形态的怀旧。《我和我的祖国》在几代影人及普通观众之间,找到了难得的共情与难忘的共鸣。
    2019-10-11 09:39
    观影《我的喜马拉雅》这部“小人物的大故事”时,我就深刻感受到国人上下一心、同仇敌忾的神圣守土责任感,“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这部电影讲述的故事完美注解了诗人陆游的这两句诗篇。
    2019-10-15 10:07
    电视剧《我和我的儿女们》是典型的“小成本、正能量、大情怀”。演员选择方面,不用流量明星,而用踏实敬业的“演技派”,基本保证了每个人物的真实立体、形神饱满。进而,令剧作建立在了“可信性”基础之上。
    2019-10-11 16:44
    加载更多